泡椒虫豸

袋底洞饭友

别人点的 发个局部

我的视频都发在壁站里了 撸否对我很不友好

一千九了 中秋画张致谢图好了(←谁看)

我快一千九了 我该做些什么

让我思考一下还有哪张我没发过 酒窝那张是给阿文老师的

画的很没意思的酒窝企 叱责自己千千万万遍

一篇将律

前面要说的话:

我羞耻死了写完的瞬间羞耻心暴死千千万万遍
文笔极差世界ooc为了您的生命安全立刻跳过这篇

我说完了!!!

——————————————————————



  “基督与你同在。”

  律把临时用树枝绑成的十字架轻轻放在新填起的土地上,然后为它围上了一圈花圈。那里被填出了一块长方形,下面的土更潮湿,也更黑。

  “最后一个了,现在还活着的只剩下你和我。”铃木低头玩弄着手中的头盔,“粗略算了下,食物最多只够我们再撑一个星期,但是援军赶来估计还要大半个月。”

  “…”黑眼睛的男孩还在低声祷告。

  “你别不理我,”他终于将头盔放下把目光挪向律,“我的剑跑没了,全身上下只剩一把匕首。现在我和你,只是一介武夫和基督教徒罢了。”

  铃木将坐在石阶上,律觉得他的发色实在和这座黑乎乎的宅邸不搭调,刺眼得让他想狠狠揪一把。

  影山律是一名传教士,铃木将是皇家骑士。两个星期前前者被乐于民间异闻的x国国王召见,然后他和骑士合谋往国王的酒里下了毒。后面的发展为铃木和他以领导者的身份坐上了一众叛军的马车奔往y国。
 
  逃亡之路一开始很顺畅,一切都在计划之内,但是他们遭到了背叛,中途就被忠君的军队截住了。他们是同伴拼死护下的。

  废弃的庄园内一夜之间新添了几个坟包,足够举办一场幽灵party。

  律对时间的判断凭靠他强烈饥饿感。他们没命地跑了一整天,滴水未进。

  将还在发牢骚,但是频率没之前那么高了。

  他现在就是影山律的救世主,人类的求生欲让他没法不开始依赖会打架的人。


 

  他们放下戒备在宅邸找了卧室昏昏沉沉睡了一整天,第二天黎明铃木就起来了,利索爬上阁楼打开窗子呼吸湿漉漉的空气。

  庄园在黑森林里,树都不知道怎么长得一棵比一棵枝繁叶茂,在底下黑的跟大晚上没什么区别。但是也庆幸这属性他和律才能逃过一劫。
  
  在黑暗里待了这么久铃木第一次觉得日出这么好看。东边的天已经开始亮,太阳还看不见,但是过了几分钟就出来了,侵略性地撕扯着周边的云让它们流出一片红色。这种比喻只有人在心情像铃木现在的一样复杂时才做的出来,其实说众神染布更好让人接受。

  律没去阁楼,等将下楼的时候他已经不在床上了。律说他醒来之后就到处乱逛,在厨房找到了刀子和碗,地下室藏了很多面包和腌菜,看样子可以食用,这座庄园应该没有废弃很久。然后他又滔滔不绝自己可以在哪里做祷告,哪些东西可以使用,哪个房间最好不要去。铃木觉得他如果是个主妇一定很称职。

  可惜他只是一位虔诚的传教士。

  将把不能用的的家具劈成一条一条的扔到火炉里当柴烧。律坐在椅子上吃面包,边吃边盯着炉子里的火一句话都不跟他说,刚刚找到物资的喜悦似乎已经一扫而空。铃木认定是他在后悔自己刺杀国王。

  “好歹是我批的柴,没有感谢吗。”

  “谢谢您。”

  “唉唉诚意呢!”将佯怒。

  影山律偏过脸来看他,黑色的眸子里看不出包含了什么心情。“谢谢您啦骑士先生。”

  于是轮到将一脸黑线。

  律的脾气他比谁都了解,他们十三岁的时候就认识了。有一次铃木统一郎带着小小的将赶往王宫,他坐在他的小马上路过教堂,律就在教堂门口扫地。金色的阳光把他清秀的脸照耀得很好看,细长的眉毛中等高度的鼻梁,还有他黑色的眼睛。将盯着他,然后目光相接了。

  这次刺杀是将出的主意,他认为国王昏庸无道死也是早晚的事,不如一不做二不休。但是他把想法告诉律之后,没想到律也同意帮助他。

  律有一个哥哥,他经常提,还有教堂的神父和一个经常来礼拜的奸商。但是关于律身世铃木就知道这些,其他人律绝口不谈。律只有他这一个朋友,能说的应该都说了所以铃木也从来不逼问他。

  中午影山搬了一箱腌菜上来,拿出一棵切碎了夹到面包里,除此之外还发现了一瓶酒一并带到了饭桌上。

  律问:“什么时候会获救?”

  “三十天左右。”

  “地下室里的食物够我们熬过去。”

  “我知道。”

  将开口:“明天早晨可以去阁楼看看日出,我早上去过了,除了几只老鼠也没什么碍风景的。”

  “我知道。木头不够用了,这几天太冷,要想办法多弄点。明天先砍附近的小树吧,我担心砍大树动静太大。”律说。

  “好的。”

  “火炉很暖和。”

  “我知道。”

  铃木将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尬聊让他浑身不自在,索性闷头吃饭。

  影山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目光总是不自觉地跟着铃木将跑,铃木走到哪他就跟到哪,小酒窝神父曾经一点都不委婉的表示“本大爷觉得你像铃木将的跟屁虫”,但是他丝毫不在意。也不在意自己对铃木到底是什么。他认为自己只是把铃木当成朋友仅此而已,他只是在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罢了。

  但是对眼前狂啃面包的铃木将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火光把蓝眼睛少年的脸染的暖意融融的。红头发,单眼皮,细眉毛,鼻尖有些翘。律强迫自己不去看他的嘴,将吃东西的时候就像豚鼠一样可爱,但是他逃亡的这几天总觉得怪怪的,越来越觉得自己看待铃木并不是一开始自己觉得的那么回事。好像铃木现在咀嚼的不是面包,而是自己,用牙齿撕扯着,用舌头触碰着。

  律突然打了个寒战清醒过来。他想到天上的耶稣地下的撒旦。感觉到自己脸上烫的要命,他庆幸火光下看不出自己的脸变得有多红以及铃木还在专心致志地啃面包。

  如果能熬过这关一定要好好向救世主请个罪。

                                                     tbc.
       

2018小酒窝中心企划「恶」图文解禁!

大家都好厉害

雾海甘煦:

恶灵出没注意!!!


(代主催发,由于LOF一直屏蔽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劳烦大家受累移步微博观看作者们的精彩作品了)




【图组】


食色贪念缠绕成「表」


暴行罪业堕落于「里」




图组排版:坂本银子


感谢各位参企作者太太!!!


【本企划含有可能引起不适的内容(较为明显的G向),慎入!原图超大,请WiFi下食用】


因为图片被和谐了食用请移步微博: http://t.cn/Rs6Mt0u




【文组】


来坠入这咒文翻覆




文组排版:罐头


感谢各位参企的作者太太!!!


【本企划含有可能引起不适的内容(较为明显的G向),慎入!原图超大,请WiFi下食用】


因为图片被和谐了所以食用请移步微博: http://t.cn/Rs6ImcN






柠檬小孩 再放一下全部小孩的填表(